你的皮肤还好吗

北京扁平疣医院电话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a_xcyy/210119/8604573.html

爱美之心人有之,由于熬夜、坏境污染等各种因素,很多人一直倍受皮肤病的煎熬,有的人可能担心西医的激素疗法会产生一些副作用。所以,今天就来介绍一下中医对于皮肤病治疗的一些理念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刘启庭

祛风活血汤治皮肤风湿痒疹症:银花30g。连翘15g、荆芥15g、蝉衣15g、浮萍15g、防风12g、青蒿30g、赤芍15g、紫草12g、甘草10g、功能清热解毒,疏风散热,凉血止血,祛风止痒。风湿痒疹指皮肤瘙痒起小豆疹,抓破出水,也有先起红丘疹,瘙痒抓破出血的病症。有干湿两种,多属皮肤过敏或汗出风湿毒邪内蕴所致。干者皮肤干燥刺痒,抓破出血结痂;湿者皮肤湿润瘙痒,抓破出水很少结痂。其皆为风湿热毒所致。干性多发于春初秋末,湿性多发于春末夏日及秋初季节。治疗应内服外洗结合。1-2次煎内服,第3煎外洗。

祝湛予

过敏煎:银柴胡,防风,乌梅,五味子,甘草各10g。每日一剂,早晚服,解表和里,治过敏性鼻炎、荨麻疹。

加减:属风寒者,加桂枝,麻黄,升麻,荆芥;风热者加菊花,蝉衣,银花,薄荷;血热者加丹皮,紫草,白茅根;热毒内盛加连翘,银花,甘草,蒲公英,地丁,板蓝根;过敏性哮喘加莱菔子,白芥子,苏子,葶苈子,杏仁;过敏性鼻炎加白芷,菖蒲,辛夷,菊花,细辛,生地,苍耳子,葛根;冷空气过敏加桂枝,白芍,生姜。

庄国康

治疗银屑病经验:

1、血热是银屑病的根本病机。患者多为素体热盛的青壮年,多因外感六淫,或进食辛辣酒醪,或心绪烦扰,七情内伤等,均使血热内蕴,郁久化毒,以致血热毒邪外壅肌肤而发病,热邪燔灼血液,充斥脉络,故见红斑,丘疹;热盛生风,肌肤失养,故鳞屑叠起;热盛灼津,故鳞屑干燥易脱。因此,庄国康教授强调不论皮疹处于进行期,静止期或消退期,不论皮损处于何种状态,凉血法均应贯穿银屑病治疗的各个阶段。常用药物为生地,丹皮,板蓝根,大青叶,草河车,北豆根,元参等。

2、进行期宜凉血解毒。进行期银屑病皮疹以丘疹,斑丘疹为主,新疹不断出现,基底皮肤颜色鲜红,刮去鳞屑见点状出血,有同形反应,可有不同程度瘙痒,伴咽痛,口干,便干,溲黄,舌红,苔黄,脉数等症。此时证属疾病的初发阶段,毒邪偏盛,充斥气营,波及血分,因此治疗应以清阳明气分之热为主,兼清营凉血,故以大剂清热解毒之品与凉血之品并用,常用方剂有g、银一方,常用药物为土茯苓、草河车、板蓝根、大青叶、鱼腥草、生地、丹皮、北豆根、蛇舌草、生槐花、紫草等。如方:土茯苓30g、大青叶15g、北豆根6g、紫草10g、牛蒡子12g、鱼腥草30g、生地30g、丹皮10g、赤芍12g、生槐花15g、威灵仙10g、生甘草10g。

3、静止期宜活血凉血。静止期皮疹病程较长,皮损局限,相互融合成斑块,肥厚浸润,似皮革状或苔藓样变,覆有厚层紧固鳞屑,经久不退。若皮损厚硬皲裂,可伴有疼痛,舌质暗红或有瘀斑,瘀点,脉涩或细涩。现代研究认为此型多伴有血液粘稠度增高,红细胞变形能力下降,真皮毛细血管扭曲,血管通透性增强,康教授提出“肥厚为瘀,色红是热”的论点,并进一步指出皮损浸润肥厚,颜色暗红,舌质紫暗为其辨证要点。治宜凉血活血,解表通络。常用方剂为桃红四物汤,用如生地、丹皮、赤芍、桃仁、红花、丹参、三棱、莪术、泽兰等。

4、消退期宜凉血养阴。消退期皮疹变薄,颜色转淡,鳞屑干燥,同时伴有皮疹夜间瘙痒,五心烦热,舌质瘦红或淡红,少苔,脉细数。庄国康认为银屑病病程迁延,常历数十年而不愈,反复发作则耗气伤阴,而以阴血亏虚为著。朱仁康临证之时,强调血虚生风,肌肤失养。而庄在继承朱老学术的基础上,更提出津血同源,阴血俱虚,肌肤不荣的观点。正如吴鞠通所谓“热之所过,其阴必伤”。因此,在治疗上强调滋阴养血,凉血清热。方选银三方化裁,常用药:生地、石斛、麦冬、玄参、南北沙参、黄精、白茅根、丹参等。

5、衷中参西,不拘一格。将现代医学研究成果用于治疗银屑病中。丹参味苦,性微寒,具有活血化瘀,清心除烦的作用,现代研究其能改善外周微循环,降低血粘度,并有抑制肿瘤细胞DNA合成的作用,抗炎作用及免疫系统调节作用,这与银屑病角膜细胞过度增殖,炎性细胞聚集及毛细血管过曲扩张的病理表现相符合,是庄教授治银屑病的常用药物。鱼腥草微寒,味辛,具有清热解毒,消痈排脓,利尿通淋的作用。现代研究其有较强的抗细菌,抗真菌及抗病毒作用,并能降低癌细胞数目及癌细胞分裂指数,是庄教授治疗进行期银屑病的常用药,其它如莪术、虎杖、蛇舌草、草河车等,均有抗肿瘤及调节免疫作用,用其治疗银屑病收到较好疗效。

赵炳南

赵炳南在治疗急性炎症性皮肤病时,重视对心与肝胆的辨证,最喜爱的方剂是龙胆泻肝汤。他认为心肝火盛是导致急性炎症皮肤病的重要原因,而龙胆泻肝汤正是清泻肝胆实火,清利肝胆湿热的代表方剂。龙胆泻肝汤,古医籍记载有数个,其组方药味却不完全一样。他常说,李东垣所述之龙胆泻肝汤方,中无黄连、大黄而有柴胡,除了泻肝经湿热,治小便不利外,多有升散作用;《证治准绳》所载之龙胆泻肝汤方中无连翘、生地、车前子,而有人参、知母、麦冬、五味子,除了泻心肝两经之火外,又偏于滋阴血;《沈氏尊生书》中之龙胆泻肝汤无生地、车前子,而加入青皮、白芍、柴胡等疏肝敛阴之品,这些都与临症所见之湿疡不完全对症。因此,赵炳南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认为,湿疡之为病,虽起于湿热,但急性发病时,常有热重于湿的特点。他采用《医宗金鉴?外科心法要诀》所载龙胆泻肝汤为基础,自拟龙胆泻肝汤加减,方中用龙胆草泻肝胆湿热,生栀子清心火,泻三焦之热,又用生地、丹皮、生甘草凉血解毒;木通、车前子、泽泻清利湿热,热重时加大黄釜底抽薪。

在临床实践中,仍感清心火药力不足,故常在龙胆泻肝汤的基础上加入自创的清心火“三心方(莲子心、连翘心、生栀子)”,以增强清心泻火之力。二方配合使用再加入除湿疏风之品,临床治疗急性湿疹、急性皮炎、过敏带状疱疹、性皮炎、药疹等急性炎症性皮肤病(热盛型),每取良效。“三心方”中的连翘心,目前不少药材部门不入药,可用竹叶代替,临床疗效亦满意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gyjiaduobao.com/xdwlqs/10750.html


当前时间: